东海文史
陈毅在南辰
信息来源:??作者:??发布时间:2017-06-06 10:44:24????点击数:

?

01300000478705129579209575177.jpg
共和国的开国元帅陈毅同志,战争年代曾在东海县南辰村住过短短的一段时间,尽管只有10 多天,但却在沭河两岸人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至今人们还好说:“陈老总对我们这儿可有感情哩。”
挑水 ?1946年秋,山东军区的一支野战部队在一个晴朗的下午来到了沭河南岸的几个村子内,村子里顿时热闹起来。村民们注意到,住在南辰村(现属江苏省东海县南辰乡)的部队电话线特别多,尤其是通往村民王德品宅子内的电话线从四面八方汇拢起来,再从院墙外拉入院内时,足有碗口那么粗,群众说,这个院里肯定住了山东军区的什么大官。
王德品是村内的大户,宅院比较宽敞。部队的人员从大门里进进出出,不时传来“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的歌声,可从未见过前呼后拥的现象。当时,村里人喝的都是沭河水,部队刚来,不熟悉环境,村里便安排雇工出身的王德芝临时往这个大院里送水,供应部队使用。
那时,王德芝还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一天下午,他挑着两个大木桶往王德品的大院里送水时(当时用的两只大木桶及扁担现已被连云港市革命纪念馆所收藏),正巧和一位个子高高的30 多岁的军人相遇,当时部队穿的全是灰布军装,那人笑着和他打招呼,待他把水倒进水缸里后,那人挥动着手,用浓重的四川口音向他说道:“老乡,这水挺甜哩,比南边的水好喝哟。”王德芝告诉他,这水是从沭河里挑来的,沭河水是从沂蒙山流来的,不论多么深,一眼就能望见底。那人笑了,拍了拍王德芝的肩头:“老乡,你把这么好的水送给我们喝,是给我们鼓劲哩。我们只有多打胜仗,多消灭进攻解放区的反动派,才对得起你们对军队的支持哩。”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王德芝又从村北的沭河里挑来了水,进入院子后,见昨天遇到的那位军人正背着双手在院子内散步。那人见挑来了水,几大步便跨过来,帮着王德芝往缸里倒水,见王德芝的衣袖及鞋子都湿了,又连忙叫人从堂屋里拿来双手套给王德芝戴上,并说已是秋天了,早晨的水有寒意了,可晚一会挑么……
见王德芝还要再去挑,那人便和王德芝一起往沭河边走去。待王德芝在河边上往桶里舀满了水,那人抢过扁担挑起水桶就走,扁担打着软,水桶里的水晃晃悠悠的,那人甩动着胳膊,迈开大步,爬上了河岸。王德芝要挑,那人不让,紧跟着而来的两位年纪20岁上下、肩背盒子枪的军人也争着要挑,那人也不让,背盒子枪的其中一位个子较高的军人,说:“司令员,你还是让我挑吧,我比你有劲。”“哈哈哈……”被称作司令员的人放声笑了:“小鬼,你好记性,那天晚上咱俩掰手,谁输了,你说。”后来,王德芝才知道那人便是陈毅司令员,四军军长兼山东军区司令员。直到现在,王德芝还会说:“陈司令员可亲近人哩,待老百姓可好啦,和咱一起挑水,一起啦呱,一起说笑……”
渡口 ?那时南辰一带的沭河并不宽,但到汛期两岸往来还是要靠摆渡。那年秋天雨水较勤,发秋水了,水漫上了河滩。一天傍晚,从沭河北岸过来了七八个骑马的人,由于渡船不大,要分两批过去。
第一批开过去了,船上的人和马下来后,便往南辰村走去。船再返回北岸接第二批人马,待人和马上船后,船老大用竹篙一点,船便悠悠地在波涛中往南岸驶去……谁知船到南岸后,由于西北风渐大,船在水中晃荡不已,而一匹枣红马在下船时,踩空踏板,马失前蹄,一下子掉入一人多深的河水中。这突然发生的事,使牵马的小战士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待马抖着身上的水珠上岸后,由于水冷,身子便颤抖起来,那位小战士疼得和船老大吵一通,怨船老大行船不稳,并说你知道这是谁的座骑吗?这是我们领导的,他到沭河北岸,是去医院里看望伤病员的,他的马要是病了,你能负得起责任么……后来牵马的小战士气呼呼地走了。
素日宁静的渡口今天却并不宁静,船老大心中竟有些害怕起来,他知道牵马的小战士说的领导是个不小的官儿,马一旦出了问题,自己确实责任不小。思前想后,船老大的额头上冒出了一股股冷汗,三十门计走为上,还是把船撂在这儿,找个地方避避风头再说……
谁知就在船老大插好竹篙,要走之际,前方的柳林中却走来了十几个穿灰布军装的人,走在前头的就是那位30 多岁的人,四方脸,眉毛挺浓的,看见了船老大,他紧走了几步,拉着船老大的手说:“老大,刚才我们的同志态度不好,让你受委屈了。”船老大忙说:“我是有责任的,风大一些,船没有控制稳当”“没有什么,水不是太冷,马蹓一蹓就可以了。”
刚才牵枣红马的那位小战士则红着脸,把船费递了过来,并检讨了自己一气之下没付船费的错误。事情过去了几十年,那位船老大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去世前,还感慨万分地说:“那位为首的30多岁的人,说四川话,声音洪亮,好叫人老乡或同志哥,后来才知道那人是陈毅。”
那会儿船老大知道自己确实有错,坚持不收船费,陈毅说:“你这个同志哥哎,自古行船,哪有不收费的道理呢?白坐船,那不是共产党办的事,也不是咱们部队办的事。古诗说‘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春月秋风’,你是个老沭河了,一天开几个来回?一月开多少个来回?没有你,沭河就过不去么,同志哥,你对革命根据地有贡献哩。”那天付的船费是银元,船老大直到去世,也没舍得花,逢年过节,则好把钱拿出来,抚摸不已,对着儿孙们深情地说:“这钱,我一拿出来,就觉得心头热呢。”
护青 ?那时的沭河农村没有什么宽敞的道路,部队住在一个村子里,出出进进,来来往往,有时还要整队到沭河滩头的柳林中去训练,难免会踩到路两旁的青苗。当时小麦已播种完毕,麦苗儿有的刚刚出土,有的已经是绿油油的一片了。而邻近沭河的菜园里大白菜、萝卜、大头菜、芹菜、芫荽长势正旺。听村里几位80多岁的老人讲,那会儿陈毅司令员晚饭后时常好出来散步,并亲自查看有无践踏青苗的事情发生。司令部还赶做了几个大木牌子,上面分别写着:“人民军队爱青苗”、“青苗好,小麦旺,吃饱肚皮打胜仗”、“萝卜长,白菜圆,谁见了谁喜欢”插在部队经常路过的村边路口、渡口要道。
有一次,司令部的人出来蹓马,不小心马蹄子绊掉了路边园子里的几个大青头萝卜,他们找到萝卜地的主人要赔偿,而萝卜地的主人恰好是一位军属,听说后不但不要钱,还把萝卜送到了部队的伙房里……第二天,陈司令员知道了这件事,便和后勤的一位干部找到了这位军属,和她攀谈起来:“老嫂子啊,你的孩子入伍几年了?”“两年多了。”“那是老兵喽。”陈毅竖起了大拇指头,说:“那一家人,咱们就不说两家话了,你说假如你的孩子在外面损坏了村里人的菜,哪该怎么办?”“赔呀。不能叫咱们军队背黑锅呀。”“是呀。老嫂子,你不要赔偿,你的心意我们理解,可这不是你自己的事情。如果你不要赔偿,他不要赔偿,部队不也得背黑锅么?”那位军属一时语塞,最终她还是接受了赔偿。等部队离开了南辰村,她和村里人才知道,和她谈话的那个人就是陈毅司令员,也就是晚饭后常出来散步的那个人,那时她儿子所在的部队正在东北地区的白山黑水之间,离沭河两岸迢迢数千里,但她还是托人带了封信去,把陈毅赔萝卜的事讲给儿子听,叫儿子懂得自己来自老百姓,不要忘了要自觉维护老百姓的利益,哪怕点点滴滴。陈毅司令员已经离开了我们,那位老太太去世也多年了,但这段萝卜佳话却在沭河两岸代代相传。
?
相关链接
四月东海芳菲天,最美晶都桃花艳(图文)
西湖八月足清游,何处香通鼻观幽
梅雪争春
雪韵西双湖
七彩晶都
总有一朵化为你开放
廊桥梦幻
又见一缕茶香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东海县委员会 工信部备案号:苏ICP备14027154号 bet36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