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文史
安峰山事件
信息来源:??作者:东海县党史办??发布时间:2017-02-24 10:19:14????点击数:

?

苏中七战七捷后,华中野战军实行战略转移,北撤山东。华中分局、苏皖边区政府也从淮阴北撤山东。为了保存力量,淮海地区留下精干人员坚持原地斗争,其余不宜、不利于坚持敌后斗争的人员,全部北撤山东。
大批人员北撤山东,尤其是许多应坚持原地斗争、不该撤的人员也北撤了,这就给山东解放区带来很大的负担。为了减轻山东负担,淮海地委指示,要求能坚持原地斗争的干部尽快返回原地,坚持原地斗争。但由于负责这项工作的负责人延误了时间,错过了我军歼灭郝鹏举部的有利时机,直到1947年2月16日才召集会议,决定各县干部分批南下。在没有统一组织和武装护送的情况下,各县干部分两批浩浩荡荡南下了。一路上人喊马嘶,南下行动完全暴露。
1947年2月18日,宿北县干部和宣慰大队(淮海区文工团)800余人,由路北东海县(海陵县)武装交通队护送过陇海铁路,当夜到达安峰山下休息。
2月19日夜,沭阳、灌云、东海(路南)、潼阳等县干部队及地区专署机关干部1000余人,由路北东海县(海陵县)大队一个排护送,凌晨时分也到达安峰山下。安峰山周围集中的南下干部,连同当地潼北工委机关及其下属单位人员共2500余人。当晚,国民党军二十八师对安峰山地区实行钳行包围。
2月20日晨,东路敌人从马圩、许洪、郄庄向安峰山包抄;西路敌人向陈集,然后转向周庄、王庄等处包抄,将安峰山团团围住。
面对强敌的重重包围,各县干部组织突围。沭阳县干部队由县长江剑农率领,先向东南青伊湖、滥泥洪方向突围,遭到敌人堵截,又向北拼死突围。江剑农率一个班在后面掩护。全体干部奋勇冲杀,从牛山附近冲过陇海铁路,损失较小。
东海县(路南)干部队在组织部副部长赵立人率领下,凭借有利地形与敌人周旋,从敌人的空隙中突破包围圈,未受损失。
潼阳县干部队,在敌人重兵圧境时,副县长朱友群为了摆脱敌人穷追堵截,命令随行人员将银元撒给敌人哄抢,借机突出了重围。
潼阳县潼北干部队80余人,由舒永山率领突出了重围。
在安峰山一带坚持斗争的潼阳县潼北工委机关干部及县武装,由县委书记李铁民率领,从安峰山东向东海县(路南)境内转移,避开了大股敌人,顺利冲出包围圈。
潼阳县潼北联防大队,由敌工部长周镜涵率领,向北冲出包围圈。在安峰山北曾庄、小高庄一带南退还乡团2次进攻。第二天安全撤到路北。
房山区武装大队,从兴谷向北,边打边撤,当夜也到达陇海铁路北面。
在国民党军合击我安峰山地区时,虽然各县干部队大部分突出重围,但也有不少同志在突围中壮烈牺牲。
2月20日拂晓,敌人合击我第一批干部队时,我十旅营长林志高率一个武装连奋勇抗击,掩护宿北县干部队向北突围,边点边撤。战斗中,林志高腿部受伤,全连指战员70余人壮烈牺牲。
宿北财税队80余人,在王以平、蔡中权的指挥下与敌激战,除10余人突围外,60余人壮烈牺牲。
淮海六分区工会副会长王元兴在遭到敌人合击时,临时组织武装百余人,抗击敌人,不幸中弹牺牲。
潼阳县文工队队长王恒思、潼北工委茆圩区区委副书记鲍洪漠、灌云县司法科副科长陈儒柱等均在突围时牺牲。据记载,当天共有200多人壮烈牺牲。
我方被俘去沭阳城的人员中,又有200余人壮烈牺牲。其中10余名区长、科级干部被俘后,第二天就被送往徐州绥靖署杀害。70余名共产党员、干部于2月23日夜,被敌特务营杀害于沭城北。其余被俘人员被关进沭阳敌人据点中,绝大多数同志都坚贞不屈、正义凛然。敌人用毒针打、水灌、绳勒、活埋、坠井等各种残忍手段杀害100多人。其中灌云县王集区区委书记赵明、潼阳县民政科副科长任同兰、沭城西区委书记秦玉康、沭城区组织委员胡康年均被俘后壮烈牺牲。
1948年8月,我军准备攻打济南,苏北兵团奉命北上山东。敌黄伯韬兵团10余万人在新安镇、高流、阴平一线布防,用3个师的兵力由西向东,企图占领安峰山、文集一带,阻截我军北上。
8月6日,我苏北兵团十二纵三十五旅一〇四团奉命在安峰山南侧山西庄、古河、大河湾、小王庄及安峰山南端山顶一线布防,阻击牵制敌人,以保障兵团主力北上。我一、三营在古河以南作机动布防,迎击敌人;二营在小王庄一带固守。小王庄位于安峰山南侧,地势较高,庄南有一条东西交通大道,位置重要。当时我任二营营长,教导员武志宏。我营接到命令后,即在小王庄、安峰山南端高峰构筑工事。我们二营的布防是:王少东副营长带领六连占领安峰山南端高峰,我和教导员带领四、五连和机炮连在小王庄构筑工事。五连占领小王庄东头,四连在小王庄西头。四连连长张五标外号叫“老虎”,打仗勇敢不怕死,能攻善守,战士们称他“老虎连长”。四连3个排也各有特色:一排长邬明仁平时讲话声音大而快,打起仗来大喊大叫“冲啊!”杀敌很勇猛,外号叫“机关枪”;二排长刘洪喜群众关系好,打起仗来既勇敢又机智,平时嘴上总爱叼着个旱烟袋,外号叫“老百胜”;三排长刘延高能打硬仗,敢拼搏,平时身上总背着一把大刀,战士们称其为“刘大刀”。
我们布防以后,就以民房院落为依托构筑工事,打通各院落,并在房底下,墙内墙外挖交通壕和掩体,既防御敌人炮火攻击,又能互相支援和独立作战。
8月7日凌晨进入阵地,6时许敌黄伯韬二十五军3个师(旅)的兵力由西向东猛扑过来,一、三营与敌激战数小时,大量杀伤敌人,消耗了敌人有生力量。9时左右,敌占领了我前沿阵地,一营副营长董九如、三营副营长张胜军负伤,一、三营主动撤出阵地。我派五连到古河掩护一、三营经小王庄和山南庄撤退。这时我二营也被敌人包围,与友邻部队和上级失掉了联系,只能孤军作战。
我们在小王庄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以一家一户为阵地,与敌人进行巷战、房屋院落争夺战、肉搏战。战士们拼搏得很英勇、很顽强,连续击退敌人10余次进攻。我们的口号是:人在阵地在,与阵地共存亡,死守小王庄,坚守一昼夜,死死拖住敌人,保障我军主力北上。
经过一天的激烈战斗,各连均有较大伤亡,副营长王少东负伤。但部队士气很高。尤其四连在小王庄西头与敌人拼搏的很激烈,打的很顽强,多次与敌人进行肉搏战,五、六两个班的战士全部壮烈牺牲。一、三排被敌分割包围在小王庄西北角几户人家内,与我失去了联系。四连长张玉标负重伤,指导员失踪,阵地失守,二排长刘洪喜带一个班退回营指挥所。这时敌人和营指挥所仅一墙之隔。在这危急关头,我们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组织力量反击,和敌人决一死战,夺回失去的阵地,完成阻击任务。于是抽调五连一个班和营通讯班,由四连二排长刘洪喜指挥,乘天黑之机,向隔壁敌人突然发起攻击,一举消灭敌人一个班,缴获机枪一挺、步枪10余枝。这时得悉进村的敌人只一个连的兵力,于是通过喊话方式,联络指挥四连一、三排,支援二排,乘胜反击,把进村之敌赶出了小王庄,恢复了失去的阵地。
天近拂晓,阻击任务已完成,决定组织突围。如何突围?向南还是向北?南面是开阔地,还要渡过沙河,敌人必有重兵把守,向南突围难以成功。因此决定向北突围。根据白天观察,山上敌人大约只一个多营的兵力。此时山上还不时传来枪声,说明我六连还在,突围成功的希望较大。于是集中轻重机枪10余挺组成突击队,由教导员武志宏指挥,负责打开缺口,保障全营突围。四连、机炮连、营直属队和全部伤员随后。五连断后以防敌人尾追。四时许开始突围,在小王庄北二三百米处遭敌阻击,经过l0多分钟激烈战斗,打开一个缺口,全营冲向山顶,与六连会合,突围成功。
此战共打死打伤敌300余人,缴获轻机枪2挺,六0炮1门,步枪20余支,子弹数千发。我团伤亡100余人,其中我二营伤40余人,牺牲40余人。

?

相关链接
四月东海芳菲天,最美晶都桃花艳(图文)
西湖八月足清游,何处香通鼻观幽
梅雪争春
雪韵西双湖
七彩晶都
总有一朵化为你开放
廊桥梦幻
又见一缕茶香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东海县委员会 工信部备案号:苏ICP备14027154号 bet36手机版